古代言情

LensNews
他冷漠、霸道、听不懂人话还爱辣手摧花! 对于这桩强买强卖的婚约,霍湄觉得得快速合离。

他冷漠、霸道、听不懂人话还爱辣手摧花! 对于这桩强买强卖的婚约,霍湄觉得得快速合离。

北齐,燕王府。 大红的婚房内处处张贴着刺目的“囍”字,却不知何故已经变得破碎不堪。 原本该燃至天明的龙凤花烛被人生生削去了一大半,只留残余的微光吃力的亮着,流下最后一颗艳丽灼热的烛泪。 霍湄醒来的时候,房内也刚好昏暗下来,以至于她只…
穿成抛弃男人的恶毒女 一把烂牌握在手,不怕。 她有一颗智慧的脑袋、勤劳的双手。

穿成抛弃男人的恶毒女 一把烂牌握在手,不怕。 她有一颗智慧的脑袋、勤劳的双手。

灶台哔哔啵啵的烧着火,沸腾的米水顶的锅盖泼泼的响。 叶小橘的肚子紧跟着叫了起来。 她饿了,从落水被救上来,确认自己穿越又无法支配原主身体的那刻起,她就一直在挨饿。虽然有原主的男人时常喂些汤汤水水,但真的不解饿。 别人穿越当公主,当格…
不斗妾室秦知言是在说我吗?该不是做梦……某人娘子

不斗妾室秦知言是在说我吗?该不是做梦……某人娘子

长盛二十年初夏,燕京秦府 清晨正荣堂内自鸣钟连敲六下,秦老夫人方氏正刚起床,更衣洗漱,屋里屋外丫环、仆妇十多个行动皆井然有序,不闻一丝声响,捧盆、递手巾、换水,又有灵巧的丫环替方太君涂面脂、梳头。 一旁的大丫头双福笑问道:“老太太,…
一张张精致妆容背后,也许是一颗颗奸佞的心。 穿越而来的楚维琳被古代理教压得喘不过气

一张张精致妆容背后,也许是一颗颗奸佞的心。 穿越而来的楚维琳被古代理教压得喘不过气

雪下了整整一夜,屋顶上压着一层白色。 楚维琳一身绯红色蜀锦雪狐领大袄在这雪景里显得特别瞩目,在正门外下了车,她没带一个人,只揣着一个汤婆子进了常家大院。 从分家搬离了这座大院开始,这两年间她一步都没有踏进过这里,一切都只为了这一天。…
惨遭臭名昭著的晋城四少侮辱,经过重重艰险磨练成为一名名为晚媚的杀手的故事。

惨遭臭名昭著的晋城四少侮辱,经过重重艰险磨练成为一名名为晚媚的杀手的故事。

骆雪在流苏帐里呆坐,清楚听到房门之外自己的身价被一次次抬高。 “一千两!”最终一个声音响起,满堂顿时寂静。 老鸨的干笑声随后响起,喜出望外的宣布成交。 骆雪于是清楚知道了自己的价钱。一千两,她的初夜被卖了个这么齐整的价钱。 这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