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排行榜

《侯门嫡女有点毒》她被迫远嫁,男人道:丫头,我许你十里红妆

LensNews

晋州刺史府后院。

  丫鬟桃红端着一碗刚煎好的汤药,推门走进卧房。

  “姑娘醒了吗?”

  “还没醒。桃红姐姐,要叫醒姑娘吗?”

  “叫醒吧。大夫说了,药要趁热喝。”

  小翠先将纱帐挂起来,低头,看了眼躺在床上昏睡的二姑娘,脸颊消瘦,肤色蜡黄,眉眼五官却格外精致。

  二姑娘自幼体弱多病,这一回一病大半年,人都瘦得脱了形。

  二姑娘一定很难受吧,就连在睡梦中,眉宇间都不曾舒展开。

  小翠轻声唤道,“姑娘,吃药了。”

  本以为和往日一样,要唤好几声才能将姑娘唤醒。却没想到这一回,她话音刚落下,姑娘就睁开了眼睛。

  “嗯……”

  顾玖应了一声,扭头,蹙着眉头,朝小翠看去,眼神清冷,转眼又变得柔弱。

  小翠愣了一下神,姑娘刚才那眼神,好生陌生。莫非是她看花了眼。

  不等她多想,就听到姑娘弱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扶我起来。”

  小翠回过神来,赶忙扶起顾玖。

  桃红端着药碗,站在床边,“姑娘,该喝药了。”

  顾玖没急着喝药,她拿着手绢,掩着嘴,轻咳一声。一张小脸苍白羸弱。

  浓郁的药味扑鼻而来,她下意识的蹙起眉头。

  这药,味道重,药效重,如何能给一个十四五岁,久病不愈,自小体弱多病的小姑娘服用。

  顾玖抬头朝丫鬟桃红看去,十七八岁大姑娘,人比花娇。

  接着,她又连咳两声,脸色越发苍白。

  桃红本是太太身边的丫鬟,前些年才到她身边伺候。

  “姑娘,该喝药了。”桃红再次说道,语气比上一次重了两分。眼神中分明透着不耐烦和厌恶。

  厌恶?

  不耐烦,顾玖能理解。即便身为丫鬟,长期照顾一个病人,也会生出不耐烦的心思,这是人之常情。

  至于厌恶,又该从何说起。

  顾玖低着头,眉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和嘲讽。

  她看着桃红,柔声说道:“你靠近一点,我没甚力气。”

  桃红端着药碗,又靠近了一步。

  顾玖喘了两口气,这才伸手去接药碗。

  就在她的手触碰到药碗,桃红放手的那一刻,她的手指头突然颤了两下。紧接着,她的手往回一缩,垂落在身侧。

  啪!

  药碗落地,摔得粉碎。

  滚热的汤药溅了桃红小翠一身。

  “啊……”

  两人齐齐叫出了声。

  反倒是顾玖,因为坐在床上,躲过此劫。

  顾玖拿起手绢,捂嘴轻咳,一脸的自责,难过,虚弱,无助。

  “你们没事吧?”她的声音带着哭腔,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小翠忙说道:“姑娘不用担心奴婢,奴婢没事。”一边说话,一边擦拭衣服上的污渍。

  桃红则皱起眉头,看着今日才穿上的新衣,裙摆被汤药污渍污了一大块,丑死了。

  她一脸烦躁地看着顾玖,身体不好就算了,还总添麻烦。

  顾玖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得脸色涨红。

  “姑娘,你没事吧?”小翠很紧张。

  顾玖摆着手,示意小翠不用担心她。

  好不容易停止了咳嗽,她喘着气,虚弱地说道:“桃红,辛苦你再去煎一碗药来,顺便把衣衫换了吧。衣衫脏了,穿着不美。”

  桃红满腹怨气,口气很冲地说道:“姑娘,奴婢好不容易煎好的药,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不是故意的。”顾玖的眼眶里,瞬间布满了泪水,“我知道我的身体不争气,拖累了你们。我也想早点好起来……咳咳……桃红,自从你来到我身边,这些年委屈你了。你若是不愿意,不如我禀了太太,你还是回太太身边伺候吧。”

  “姑娘胡说什么,太太把奴婢给了姑娘,奴婢就会一辈子伺候在姑娘身边。小翠,你照顾好姑娘,我去煎药。”

  说完,桃红转身离开了卧房。

  桃红一走,顾玖便收起了眼中的泪水,一脸清清淡淡的模样。

  “姑娘,你别难过。桃红姐姐就是嘴巴凶了点。”小翠安慰顾玖。

  顾玖淡然一笑,真是傻丫头。桃红可不仅仅是嘴巴凶了点。

  “小翠,将那块碎片给我。”

  顾玖指着地面上最大的那块药碗碎片。

  小翠不解,“姑娘要这东西做什么?小心伤了手。”

  “无妨,你给我就是。”

  小翠捡起碎片,这是药碗底座一脚,上面还残留着汤药。她将碎片交给顾玖。

  顾玖低头,仔细嗅了嗅药味。接着又用手蘸了点药汁,放入嘴中,细细分辨。

  羌活,柴胡,连翘,苍术,陈皮……

  此乃解表药,用于发散表邪,解除表证。

  药方没有问题,但是药不对症,药材也有问题。

  果然如她之前判断的那般,她所服用的药有问题。

  “姑娘?”

  小翠有点忐忑,她不知道姑娘在做什么。

  顾玖冲她温和一笑,将碎片放在她的手上,“药味浓,将屋里打扫干净。”

  “奴婢遵命!”

  小翠忙着清扫地面,脚凳。

  顾玖看着周围古色古香的环境,轻叹一声。真没想到,老天爷待她不薄,竟然让她死后穿越,穿到同名顾玖的闺阁少女身上。

  顾玖来自于现代社会,因心脏病引起的并发症离世。

  她很不幸,出生就患有先心病。

  她又很幸运。出生前,家里的生意即将破产。出生后,家里的生意神奇的起死回生。

  短短十多年,顾家的生意从一个不足百人的小公司,发展成为在全球拥有上万名员工的大型集团公司。

  父母倾尽所有,辗转世界各地,为她治病。两个哥哥将她宠成了世上最幸福的妹妹。

  爸爸说她是家里的财神,福星,给家里人带来福运。可惜唯独没有给她自己带来福运。

  从会吃饭就开始吃药,从会识字就开始看医书。

  从小到大,经历了大大小小数十次心脏手术,一次心脏移植手术,却还是没能躲过并发症,死在二十岁生日这一天。

  不过她在临死之前,并没有什么遗憾。

  自小,她有富足的生活,有关心她,宠爱她的爸爸妈妈,两个帅气的哥哥。

  还有将她当做入室子弟,对她倾囊相授的胡教授。胡教授是医科大学博士生导师,学术泰斗,也是她的主治医生。

  最后时刻,她和家里每个人都做了告别,让他们不用为自己的离世而伤心。就当她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本是一句随口而出的戏言,却没想到,一梦醒来,她真的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具身体的原主,也叫顾玖。

  原主是早产儿,生来体弱。她的生母苏氏,为她取名顾玖,就是希望她能活得长长久久。

  原主出生后半年,苏氏因病去世。苏氏去世不久,原主的父亲就将侧室谢氏扶正。

  自此后,原主和她的亲哥哥就一直生活在继母谢氏的阴影下。

  去年初冬,原主和家中姐妹应邀前往河中府尹府做客。

  不料,原主被人推落入水。

  后被人救起,很快就发起了高烧。

  府尹夫人请来大夫,为她退了烧。

  烧退了,原主却多了一个咳嗽的毛病。

  从去年初冬,到今年暮春,整整过去了大半年时间,原主的病情反反复复,始终不见好,身体也越来越虚弱。

  最后,在今早凌晨,原主离世,现代顾玖变成了古代顾玖。

  顾玖揉揉眉心,去年在府尹府中发生的事情,原主留给她的记忆很少。

  她不知道是谁将她推入水中,事后也没调查到真凶。

  府尹夫人只拿了两个婆子凑数,算是给了个说法。说是婆子怠慢,没伺候好,害得她跌落水中。

  顾玖皱眉深思,是府尹家中的姑娘推她落水,还是自家姐妹包藏祸心?

  她记得清清楚楚,一只手狠狠地将她推到。这绝不是意外,有人处心积虑想害她。

  初冬季节,河中府已经结冰。

  在那样的天气里,将她推落入水,分明是想害死她。

  “姑娘,你要不要躺下歇一会?桃红姐姐重新煎药,需要不少时间。”

  小翠的声音,将顾玖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她看着小翠,没作声。

  “姑娘,你怎么了?”

  顾玖轻咳一声,“去将青梅叫来。”

  青梅本是顾玖身边的大丫鬟,自从桃红来了后,青梅就被边缘化。如今更是成了针线丫头,天天都有做不完的针线活。美名其曰,青梅针线好,就该多做一点。

  小翠说道:“青梅姐姐这会正忙着,姑娘要见青梅姐姐,不如等晚上。”

  顾玖盯着小翠,面容严肃,“小翠,我是谁?”

  小翠笑了起来,一脸天真,“姑娘就是姑娘啊!”

  顾玖板着脸,微微摇头,“我是姑娘,也是主子。主子的话,你不听吗?”

  小翠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奴婢,奴婢没有不听姑娘的话。”

  “那就把青梅叫来。”

  “可是奴婢要伺候姑娘。”

  顾玖轻叹一声,哀怨道:“我病了,你们都不将我放在眼里,是吗?”

  “不是的,姑娘误会了。桃红姐姐嘱咐过,姑娘身边随时都要有人。”

  顾玖自嘲一笑,“我都不知道,原来这院子里,一切都是桃红做主。我这个做主子的,担着主子的名,却连个丫鬟都使唤不动。

  罢了,改明儿我就是拼着性命不要,也要去见太太。桃红如此能干,不如让太太认她做干女儿,将来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伺候桃红小姐。”

  此乃诛心之言。

  小翠再愚钝,也听明白了这番话的言下之意。

  噗通!

  她猛地一跪,膝盖生痛。

  顾玖听着那声音,都觉着膝盖痛。

  “姑娘饶命,姑娘饶命!奴婢愚钝,奴婢不是有意和姑娘作对,也不是不听姑娘的话。请姑娘再给奴婢一次机会,奴婢这就去将青梅姐姐请来。”

  顾玖盯着小翠,她知道小翠为什么不听她的话,凡事都按照桃红吩咐的去做。

  这算是原主留给她的烂摊子。

  原主生性谨小慎微,不愿多事,更不愿惹继母谢氏不快。

  自桃红来了芷兰院,只要不是太过分,原主一般都会顺着桃红的意思。

  顺着顺着,时间一长,凡事让桃红做主,就成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院子里的丫鬟们遇到事情,也不来找顾玖,只会去找桃红。

  桃红在芷兰院,名义上是丫鬟,却干着主子的活。

  不过那是以前。如今她来了,芷兰院的规矩也该改改了。

  顾玖盯着小翠,“你果真知错了吗?”

  小翠连连点头,“奴婢知错了。”

  “那我就给你一个改正的机会,去将青梅叫来,不要惊动桃红。”

  “是,奴婢这就去将青梅姐姐请来,不告诉桃红姐姐。”

 顾玖身体很虚,才说了一会话,就让她感到疲惫。

  加上长期服用不对症的药,更是让她的身体雪上加霜。

  好在,一切还来得及。

  她只是感冒,有炎症,外加身体被不对症的药物侵害。

  只要换了药方,用上好的药材熬制汤药,很快她就能好起来。

  “姑娘,青梅姐姐来了。”

  小翠特意压低了声音,似乎是怕桃红知道她将青梅叫了过来。

  顾玖闻声,朝门口看去。

  青梅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穿着洗得发白的衣裙,一脸憔悴地站在门口。

  她眼中闪烁着泪花,哽咽道:“姑娘,你好点了吗?”

  “青梅,快过来。”顾玖冲她招手。

  青梅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床边,直接跪下。

  她望着顾玖的脸色,很是自责,“奴婢不能伺候在姑娘身边,让姑娘受苦了。”

  顾玖浅浅一笑,“我没事。你起来说话。”

  青梅擦擦眼泪,起身,坐在脚凳上。

  顾玖朝杵在边上的小翠说道:“小翠,你去外面守着,不要让人进来。桃红若是来了,你在门口吱一声。”

  小翠张张嘴,下意识想要拒绝。突然又想起顾玖之前发脾气的样子,于是她沉默地走出去。

  等小翠离去后,青梅压低声音问道:“姑娘,你是有事吩咐奴婢吗?”

  顾玖满意地笑了起来,果然是个聪明灵秀的丫鬟。

  顾玖正要说话,突然咽喉一阵难受,不由咳了出来。

  “姑娘,你没事吧。”

  连咳了几声才止住,顾玖摆手,柔声说道:“我没事。青梅,我问你,芷兰院所有的钥匙是不是都在桃红手中?”

  青梅点头,“自从桃红来了后,姑娘的一应财物,都是桃红管着。”

  顾玖盯着置物架上的箱柜,那里面放着她多年积攒下来的月例银子,还有名贵布匹。可以说,她的全部财产都在那个柜子里。

  柜子上了锁,钥匙就在桃红手中。

  顾玖握紧拳头,她必须将钥匙拿回来。财政大权,绝不容一个外人掌管。

  “青梅,我有两件事要你去做。”

  “姑娘尽管吩咐。”

  顾玖盯着青梅,“第一件事,你去库房按药方抓药。第二件事,去见哥哥身边的小厮李串。你告诉他,等老爷从衙门回来,让他务必将老爷请到芷兰院。”

  青梅仰头望着顾玖,一脸紧张,“姑娘要做什么?”

  顾玖柔柔一笑,“我想让你回到我身边伺候,你愿意吗?”

  “奴婢愿意。”青梅眼含热泪,连连点头,“可是奴婢没有姑娘的药方,去了库房,不知道该拿什么药。”

  顾玖说道:“准备笔墨,药方我写给你。”

  青梅点头,起身去取笔墨。

  在她想来,姑娘整日喝药,对药方必定是熟悉的。

  殊不知,顾玖完全是从之前尝的那一口,判断出了药方。

  笔墨准备妥当。

  顾玖说道:“扶我过去。”

  青梅扶着顾玖下床,“姑娘当心。”

  顾玖喘气。这身体弱得连林妹妹都不如,刚下床走几步,就喘上了。

  在青梅的帮助下,顾玖来到书桌前。

  书桌靠着窗户,窗户紧闭着,光线昏暗。

  顾玖说道:“将窗户打开。”

  “姑娘,当心吹了风,病情加重。”

  顾玖摇头,笑道:“不妨事。我好久没见过太阳,你打开窗,让我透透气。”

  青梅听令行事,打开了半扇窗户。

  斑驳的阳光透进来,映照在顾玖的脸上。

  她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这是阳光的味道,真好闻。

  她笑了起来,笑容温和,眼神暖暖的。然后提笔,开始书写药方。

  一笔绢花小楷,显得柔弱无力,这也符合她现在的身体情况。

  药方写好,她交给青梅,“你去库房抓药,若是管事婆子为难你,你不必同她们争执。她们给你什么样的药材,你就拿着。药材差一点也没关系,我有大用。”

  青梅担心,“若是那起子小人给了发霉变质的药材,那如何是好?姑娘得不到好药材,病情又怎么能好转。”

  顾玖笑了起来,“若是库房管事真的把发霉变质的药材给你,那才好。”

  “姑娘?”青梅不解。

  顾玖说道,“此事你不必多问,总之按照我说的去办。青梅,我定会让你回到我的身边。”

  青梅热泪盈眶,“奴婢不值得姑娘这么做。”

  “你值得!你才是我的大丫鬟,我身边需要你。你拿了药材后,记得去见李串。”

  青梅将药方贴身放好,郑重道:“姑娘放心,奴婢一定会办好你交代的事情。”

  青梅急匆匆地走了。

  顾玖坐在书桌前,闭目养神。阳光洒在脸上,透着暖意。

  小翠站在门口,想进又不敢进去。

  “是小翠吗,进来吧。”

  小翠走进卧房,“姑娘,你身子弱,还是回床上躺着吧。”

  顾玖睁开眼睛,虚虚一抬手,“你扶着我。”

  小翠扶着顾玖上床。顾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床头,手里拿着一本书,略微翻看了两页。

  桃红盯着小丫鬟煎好了药,过滤了药渣,亲自将药端到卧房。

  “姑娘,喝药了!”

  顾玖放下手中的书本,连连咳嗽,病弱憔悴,“辛苦桃红。将药放在桌上吧。”

  “大夫说了,要趁热喝。”

  顾玖皱起鼻子,弱弱地说道:“太汤,喉咙痛。”

  “姑娘,听大夫的话,赶紧把药喝了。”

  桃红端着药碗,来到床边。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强行灌药。

  顾玖特嫌弃地看着她手中的药碗,不满地说道:“太苦,又烫,不想喝。”

  “姑娘不喝药,身体又怎么能好起来。”

  “这半年喝了那么多药,也没见身体好起来。可见,开药的许大夫就是个庸医,我不喝这药。”

  桃红居高临下,“姑娘,现在可不是耍小性子的时候。太太和老爷都嘱咐奴婢,要监督姑娘好好喝药。小翠,你扶着姑娘,我来喂药。”

  顾玖瞥了眼桃红,桃红果然打算强行灌药。

  小翠走到床头,“姑娘,药还是要趁热喝,病才好得快。”

  顾玖表情心虚,眉眼柔弱,似乎是妥协了,“小翠说的对,把药给我,我喝。”

  小翠很高兴,“桃红姐姐,姑娘愿意喝药。”

  桃红眼神锐利地盯着小翠。好个贱蹄子,哄得姑娘只听你的话,不听我的话。我废了那么多口舌,不曾劝动姑娘。你一句话,竟然让姑娘改变主意。

  小翠一脸不安的模样,“桃红姐姐,你怎么这么看着我,我说错了什么吗?”

  “小翠,你来伺候我喝药。”顾玖火上加油。

  桃红压着心头怒火,对顾玖说道:“姑娘,还是让奴婢服侍你。小翠笨手笨脚的,怕是服侍不好。”

  顾玖以手掩唇,表情柔弱,语气却很强硬,“小翠服侍得很好,我喜欢她服侍我。”

  言下之意,就是不喜欢桃红服侍。

  桃红深吸一口气,“姑娘,奴婢服侍你喝药。”语气比顾玖还要强硬。

  顾玖低下头,沉默!

  既不说话,也不喝药。

  桃红顿时被气得七窍生烟。

  不让小翠服侍,就不喝药。

  好,非常好。

  桃红不满地说道:“姑娘今儿性子真大。看来姑娘是嫌弃奴婢粗手粗脚,不合心意。小翠,你来伺候姑娘喝药。”

  按理,她这样说了,姑娘就该说两句软和话,不让小翠伺候,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

  结果事情完全没有按照她预想的那样发展。

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侯门医妃有点毒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