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排行榜

沉浮官场大起大落,一步一个脚印缔造仕途生涯的官道辉煌。

LensNews

  袁自立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下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了一面镜子,观看自己的容貌,镜子里的年轻人没有什么变化,和后来相比,头发黑一些,长长的,脸上没有皱纹,不过,有一股子年轻人清高、桀骜不驯的神情,袁自立努力对着镜子,调整面部表情,历经风霜的他,岂能不明白如今这副尊容的害处。

  袁自立对宣施县太熟悉了,他出去理发,看见了不少的“熟人”,袁自立习惯性准备和这些人打招呼,很快想起来,现在是1991年,别人还不认识他啊。袁自立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在官场上磨砺了这么多年,袁自立的神经够坚韧的,既然已经穿越了,就想着今后该怎么应付,重头来过,袁自立考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剪去长长的头发,让自己看起来朴实和精神很多,同时,他找出了在学校里很少穿的白衬衣,洗干净了,准备报到的时候,穿上这件白衬衣。袁自立牢牢记住了,细节决定成败。

  第二天,袁自立到了宣施县到人事局去报到,他特意买了两包红塔山的香烟,在人事局办公室,袁自立面带微笑,态度恭谦,言辞柔和。

  办理手续的年轻人姓崔,叫崔明辉,袁自立认识,这个年轻人,后来的发展一般,20年后,还是人事局的办公室主任。袁自立递给崔明辉一包红塔山香烟,恭恭敬敬将派遣证和档案递过去。

  崔明辉认真看了袁自立的档案,脸上的神情发生了变化,眼前这位长相不错、精神抖擞、举止得体、话语不多的年轻人,竟然是名牌大学生,而且还是党员,宣施县是小县城,还从来没有分配来党员名牌大学生,这位年轻人看样子很不错啊,难道是犯了什么错误吗。崔明辉将香烟揣进兜里,让袁自立在办公室等等,自己专门向局长去做汇报。

  人事局的局长,袁自立熟悉,余元东,西山省西林市人,此刻应该有50多岁了,不久之后,就退休了,回到了省城。

  余元东听了崔明辉的汇报,仔细看了袁自立的档案,也很惊奇,一个党员名牌大学生,居然直接分配到了宣施县,余元东看了袁自立父亲母亲的简介,袁自立的父亲在洛宜县组织部工作,属于一般干部。

  “小崔,这个袁自立,现在还在你的办公室吗?”

  “余局长,是的,我叫他在办公室等着。”

  “嗯,你带他到我的办公室来。”

  崔明辉再次见到袁自立,脸上有一种炫耀的神情。

  “小袁,我可是向余局长推荐你了,现在,余局长要见你。”

  “谢谢崔主任了,今后我一定不会忘记的。”

  袁自立暗暗好笑,丰富的阅历帮助了他,他知道,这是崔明辉在向自己表露意思。

  “咦,你怎么知道我姓崔啊?”

  “哦,我刚才来报到的时候,专门打听了,他们叫我来找崔主任的。”

  “你挺细心的啊。”

  袁自立看着崔明辉,露出了笑容,不再说话,应付眼前的这种局面,袁自立得心应手。袁自立的神经已经高度紧张起来,这次去见余元东,是一次很好的机会,万丈高楼平地起,如果能够从余元东这里打开缺口,那么,一切都会发生改变,既然穿越了,就不要去想以前的事情,不要想为什么穿越了,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做好眼前的每一件事情。

  进入余元东的办公室,袁自立用余光观察办公室,一个装文件的木柜子,一个老式的办公桌,一排布沙发。

  “你是袁自立吧,坐吧。”

  “余局长,您好,我今天到人事局报到,您能够见我,我很感激,您是长辈,我是晚辈,在您面前,我还是站着说话。”

  听见袁自立的回答,老于世故的余元东很是惊奇,他不动声色,看了看桌上袁自立的档案,考虑着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这么会说话,为什么分配到了宣施县。

  “小袁,你是中南大学的毕业生,又是党员,对分配工作有什么想法吗?”

  “余局长,我刚刚从学校毕业,什么都不熟悉,希望在实际工作中得到锻炼,我没有其他要求,服从组织分配。”

  余元东更加惊奇,如此得体的谈吐,他见过这么多的毕业分配学生,还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回答,余元东想继续考考袁自立。

  “小袁,你是名牌大学生,分配到宣施县,有其他什么想法吗?”

  “余局长,在学校的时候,老师告诫过我们,参加工作的时候,要适应各种各样的局面,我一直牢记着这句话,对毕业分配,我没有什么想法。”

  袁自立想起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谚语,余元东却是完全不同的想法了,这个袁自立,肯定是不简单的,就凭着这份沉稳,将来一定不简单。

  “很好,小袁啊,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好好干。”

  离开人事局之后,袁自立知道,第一步已经成功了,可是,如今这个世道,仅仅凭嘴巴是不行的,当年,因为自己的分配问题,袁自立记得县里的领导之间,发生了一些争执,还是当时的县委书记赵天然坚持,自己才被分配到县人大的。袁自立身上带的钱不多,不过,他知道余元东的态度非常重要,现在,已经给余元东留下好印象了,就要趁热打铁,袁自立咬牙买了两条红塔山的香烟,余元东的住处,他再清楚不过了,余元东的爱人在县人民医院工作,住处也在医院。

  晚上,袁自立提着香烟和其他礼品,到了余元东家里。

  看见提着东西的袁自立,余元东眼神里充满了玩味,白天在办公室见了袁自立,简单的交谈之后,余元东很欣赏袁自立,暗暗考虑,这样的名牌大学生,又是党员,可不能安排到乡镇去,否则影响不好,正好县委办公室最近想着进人,余元东考虑,是不是推荐袁自立进入县委办公室工作。

  “小袁,你这是干什么啊?”

  “余局长,我是专程来拜访您的,打扰您休息了,您工作繁忙,上班的时候,我不好多说什么,您专门见了我,我很感激您,这是一点心意,请您一定收下。”

  “小袁,进来坐坐啊。”

  “不了,余局长,您要休息,我不打扰您了。”

  袁自立小心将塑料袋放在门口,离开了,他知道,现在进去,没有什么话好说,余元东如果考虑,这件事情就是催化剂,余元东如果不考虑,说得再多也没有什么用。

  这天晚上,袁自立和余元东都失眠了。

  袁自立身上还有一包红塔山的香烟,在学校的时候,他可舍不得抽这么好的烟,现在,袁自立打开了包装,点燃香烟,一支接着一支香烟抽着,虽然穿越了,可是,现实是残酷的,什么名牌大学生、什么党员,在官僚机构那里,都不值什么。很多的大学生,因为清高和孤芳自赏,最终栽的头破血流,袁自立绝不会允许自己走这样的路。

  余元东也失眠了,袁自立提来的东西并不算什么,可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能够有这样的认识,能够主动适应社会,这就不简单了,这样的毕业生,属于真正的人才,给他适当的机会,就可以高飞的。余元东和袁自立无亲无故,他在人事局工作多年了,观察力属于一流的,抽完半包香烟之后,余元东下定了决心,自己年纪大了,就算是做一件好事吧,帮助这个袁自立,进入县委办公室工作。

  第二天早上上班的时候,余元东给县委办公室主任廖景林挂了电话。

  “廖主任吗,你好啊,我是余元东,是这样的,我们这里分配来了一个中南大学的毕业生,在学校里入党了,叫袁自立,我见了,感觉这个年轻人不错,县委办公室差人,我想向廖主任推荐啊,对,对,我等廖主任的电话。”

  袁自立的运气很好,廖景林正好和县委书记赵天然在一起,于是将余元东的意思汇报给了书记。

  “哦,老余推荐的吗,老余是从来没有推荐过毕业生啊,看来这个袁自立有些能力,中南大学毕业,还是党员,不错嘛,就按照老余的意见办吧,具体的工作安排,你负责吧。”

  袁自立的命运,在这一刻,发生了改变。

  第二天下午,袁自立再次到了人事局。

  崔明辉递给袁自立已经开好的工作关系、工资关系、粮油关系等证明,看着袁自立,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毕业生,运气太好了吧,直接分配到了县委办公室。

  袁自立拿着这些材料,他不会相信,因为几个小小的举措,竟然使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如此巨大的改变,冥冥之中,袁自立感觉到,也许是老天在帮助他吧,袁自立再次到了余元东的办公室,表示了感谢。

  从人事局出来后,袁自立捏紧拳头,暗暗发誓,一定要混出名堂。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永恒铁律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