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小说排行榜

藏底牌,修遁术,炼丹毒,掌神通,不动稳如老狗,一动石破天惊,动后悄声走人。

LensNews

噹——

噹——

悠扬的钟声在云间来回飘荡,作为三千世界的中心,洪荒五部洲也迎来了一日的清晨,太阳星自东天升起,众星隐退于天穹。

东胜神州西北,临近中神州的一处不起眼角落,一座润薄丝滑的大阵宛若倒扣的琉璃碗,将数十座翠峰罩在其中。

阳光照耀下,大阵阵壁折射出淡淡的七彩光芒,一股股肉眼可见的灵气在阵内来回飘荡。

山峦处,仙禽灵兽欢嬉其中;云雾间,偶有几道身形惊鸿一现。

袅袅轻烟起,丝丝弦乐落。

一些林间阁楼旁的空地上,也有不少人影盘坐吐纳、腾飞漫舞,凑成了一幅仙山景图。

伴着晨光,有朵白云自东海边缓缓飘来,径直飞到这座大阵附近。

云上站着一高一矮两道身影,高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道,他带着一名八九岁模样的灵秀女童。

白云悠悠心悠悠,清风伴左何须愁?

便听老道慨声而歌:

“鸿蒙开辟龙凤劫,万元千会弹指过。

不见仙台登临阁,只闻重霄九华歌。

渡人渡己度幽河,笑人笑神消灾祸。

问君何以眷故里,先贤折骨得运落。

灵娥你且听好!

话自上古巫妖大战后,天道大兴人族,我人族炼气士渐渐占据除北俱芦洲之外大多之地,遍布三千大世,无数小千世界,但南赡部洲因是人族气运之所,故限制我等进出。

此地乃东胜神州,三界一等一的修行之地。

灵娥,你瞧前面这些仙山,是不是钟秀慧灵,十分的气派啊。”

那女童乖巧的点点头,满是灵气的眸子轻轻眨着,还有些婴儿肥的脸蛋上带着满是期待的笑意。

她开口应答,声音宛若幼鸟初啼,婉转动听,但总归带着少许怯弱,“嗯,很气派呢!”

“能在接近中神州之地占据一处灵脉,咱们宗门实力那是无比雄厚!”

老道颇为满意的抚须而笑,得意间还不忘甩了下拂尘。

身着莲花小裙的女童小声问:“那师父,咱们为什么不去中神州占一处灵脉呢?”

老道顿时被问住了,讪笑了声,“中神州之地太多厉害人物,在那占灵脉每天都不安生,倒是不如在此地清净自在……

灵娥啊。”

女童像模像样的拱手低头,“徒儿在!”

“今日为师带你进此仙门,今后你要好好修行,不可有半分懈怠,争取早日修炼有成,踏仙途、求长生,得那份逍遥道果!”

女童头一歪,小声问:“可是师父……您成仙了吗?”

“咳!”老道捂住嘴咳嗽了声,“为师早些年修行出了些差错,不过成仙也就在这一二十年间了。

走,且随为师入阵。

你要记住,咱们道承名为【度仙门】,开山祖师乃当今仙神榜上赫赫有名的西昆仑度厄真人,所传道承为【一气正天道】,这是极高深的长生妙法!

可都记住了?这可是你今后的跟脚,不可忘却哦。”

“嗯!徒儿都记住了!”

女童十分认真地点点头,老道甩了甩拂尘,驾着白云朝着前方大阵缓缓靠近,手中也拿出了一只巴掌大小的玉符。

就见玉符闪烁出盈盈绿光,护山大阵便缓缓裂出了一条缝隙,容老道带着女童驾云入内。

这对师徒刚进阵,几只白鹤就从云间低掠而来,其上站着几名身着道袍彩裙的年轻人,正是此时负责巡山的门内弟子。

他们向前与老道见礼打了个招呼,口称‘齐源师叔’,问过这女童是这老道新收的徒弟之后,便踩着白鹤潇洒离开。

女童那双大眼亮晶晶的,倒映着那两位身姿婀娜的女弟子背影。

“师父,灵娥什么时候能踩着仙鹤御空呀。”

“待你炼出了胸中五气,自可御物而行,”老道齐源抚须笑道,“你见那是仙鹤,其实都是一些法器所化,不要着急,修行要慢慢来才是。

为师先带你回咱们峰上,再为你办理入门诸多事务。

虽说咱们一脉如今只有你我师徒三人,但也在门内独占了一座山头,这着实是莫大的殊荣。”

齐源说到这些时,那张有些布满风霜的老脸上也露出几分傲色。

女童的关注点却根本不在‘独占山头’上,她扳着手指头数了数。

三人?

“师父,可是咱们只有两个人呀。”

“哦?为师这一路上没告诉你吗?瞧为师这记性。”

齐源老道抬头看了看天上飘过的几朵白云,轻飘飘地道了句,“你上面还有一个师兄,为师百年前收的徒弟,现如今,也算是……嗯,能独挡一面的良才了。

就是,呵呵呵……”

女童踮了踮脚,“师父您笑的好奇怪呀。”

“灵娥你一定要记住,”齐源低头看着自己刚从一处大千世界捡回来的宝贝徒弟,面露正色,双目蕴光,脸上的褶皱似乎刚好凑成了两个大字——

严肃。

女童天资出众,也是颇为聪明伶俐,自幼年时便知礼仪、通学识,见师父如此严肃,也立刻打起精神,专注听训。

老道突然又轻轻一叹,像是泄气了一般,低声道:“你大师兄练功,嗯,也出了点问题,经常会胡言乱语,而且还有一些歪门邪道的论调。

你今后可以找他请教修行,但千万千万,不要听他说那些做人的道理!

为人处世方面,为师会着重教你。”

女童眨眨眼,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乖巧地点头应了声:

“嗯!徒儿知道了!”

老道这才稍微松了口气,手中拂尘对着前方轻轻晃了晃。

“瞧,这就是咱们的小琼峰了。”

顺着拂尘飘起的尾尖看去,就见在几座挺拔山峰之间,夹杂着一座有点‘发育不良’的矮山头。

不同于山门内各处‘雕梁画栋藏于林,飞檐宝塔挂尖顶’的景象,这座山头更质朴也更简单,像是一片平日里少有人踏足之地;

茂密的丛林中能见到许多珍禽走兽,仅有的几座建筑物,就是在半山腰小湖旁的两只草庐,以及草庐旁的几处药圃。

老道怡然自得,驾着白云,带女童径直落去了半山腰处,又经过了一层简单的阵法。

这里的阵法只有隔绝外部探查的效果,因度仙门门规限制,护山大阵之内,只有后山禁地设置有防护大阵。

落到茅庐前,白云自行消散。

女童的布靴踩在还沾着露水的短草上,柔柔软软,草木芬芳伴随清风徐来,让她不自觉陶醉在湖光美景之间,粉嫩的小嘴禁不住轻轻的赞叹。

山中日光刚刚落下,小湖上波光粼粼;

水中几条灵鱼带着晶莹的水滴跃出水面,仿佛是在给新来的小炼气士打着招呼。

老道含笑观察着小徒弟的反应,朗声道:“长寿啊,还不出来见一见你师妹?”

女童下意识看向了房门禁闭的茅庐,心底泛起了少许期待。

仙门中修行的师兄,肯定是一位英明神武、风度翩翩的仙人,肯定像极了自己从小听到的传说故事中那些斩妖除魔的英雄豪杰……

然而,茅庐安安静静,其内毫无动静。

老道又喊了声:“长寿?你在屋里躲着作甚?还不好意思了怎么?

奇怪,气息明明是在里面。”

低喃声中,老道拉着女童走向了茅庐,抬手推开两扇木门,一股奇异的药香扑面而来,老道眼一瞪,看到了自己感知到的气息源头——

那是一只摆放在木床上的小纸人!

“哦?”

这一老一小突然开始前摇后晃,老道面色一变,拽着女童就向外急退,又禁不住破口大骂:

“糟了,是长寿配的软仙香!”

女童顿时感觉天璇地转,虽然被师父拉着,但立刻就朝着一旁歪倒。

哗!

水声?

刚要倒地时,女童禁不住循着水声看去;

湖面上,一道修长的身影正呈冲天而起的态势,他只穿着一条黑色长裤,精壮且匀称的肌肉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微弱的亮光,湿漉漉的长发甩出两道亮晶晶的水帘……

阳光刚好,这青年那还算英俊的脸庞映在那女童眼底,让她小脸瞬间蹿红。

但她尚未修行,如何禁得住药力上头,不等完全摔倒就彻底昏了过去,小脸依旧红彤彤。

果然,是自己想象中……

英武的大师兄!

蓝灵娥做个梦。

梦里面她被一位老神仙收做了徒弟,还带回了神仙的住所,见到了一位从水里面跳出来的英俊师兄……

呃,好像这不是梦,就是刚刚发生的事。

迷迷糊糊间,蓝灵娥又听到了自己师父的嗓音,只是此时的师父有点凶悍,跟自己印象中的慈祥老神仙相差甚远。

“混账!翅膀硬了是不是!现在连师父都敢算计了!”

然后,蓝灵娥就听到了那温润温雅的嗓音:

“师父您消消气,弟子只是防患于未然,又刚好要修行水遁之法,就做了这防贼的布置去了湖中修行。

弟子不知师父您今日突然赶回来,没能及时撤掉,还请师父原谅。”

师兄说话不急不缓的,让人不自觉就想多听几句呢。

紧接着,蓝灵娥又听师父长长的叹了口气。

竹床边,老道拍拍手,满是无奈地抱怨着:“我说长寿啊,这是在山门内,你做这种布置有什么用啊?

还防贼,咱们小琼峰就差把这个琼字写成穷字了!哪里会有什么贼来光顾咱们!”

长寿?

师兄就是叫长寿吗?

好朴素的道号呢,又透露出了师兄质朴单纯的美好愿望。

蓝灵娥突然发现,自己虽然能听到外面的动静,却根本无法睁开双眼,眼皮十分沉重,浑身也没什么力气。

师兄又说话了,嗓音好温暖,给自己的感觉,好像母亲大人……

“师父此言有失偏颇,山门内并非就没了危险。

峰与峰之间近年竞争激烈,山门长老们又不怎么关心这种事,而弟子又是咱们这一脉仅有、哦不,唯二的弟子,必要的谨慎还是需要的。

本来我们小琼峰在门内存在感就偏低,也没什么靠山,说不定就会有人想要夺走咱们这一亩三分地,暗施算计。”

师兄刚说完,又听老师父埋怨道:

“咱们度仙门门规森严,怎可能会有这般事发生?

罢了罢了!为师说不得你了!整天这么多歪道理!也不见你修为怎么升!

你在此地等灵娥醒过来,拿着为师的令牌,就带她去主峰登录名册,领取正式弟子的身份牌和月供!

真是,气煞我也!”

老道一扫衣袖,从竹椅上起身,估计是刚才药劲还没过,又是一个踉跄,让这老道老脸一红。

“气煞我也!”

“师父您慢些。”

“哼!为师闭关参悟无上妙道去了!”

齐源道长狠狠地一跺脚,身形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此处草庐;

眨眼的功夫,隔壁草庐顿时传来了一阵叮铃哐当的响声,显然是道长解除法术后又是一个重心不稳。

“唉……”

站在门前的青年轻轻一叹。

伴着这声叹息,竹床上躺着的女童双眼睁开了一条缝隙,看到了此时那个低头思索的身影。

师兄个头好高呢。

“师父的底子还是太弱了些,神魂之力不足,恐怕难以扛过成仙的天劫。”

这些话,都是什么意思……

倦意再次袭来,蓝灵娥不自觉又轻轻闭上双眼,很快又听到了越发清晰的脚步声。

莫看她此时只有九岁,因灵智开的早,又生在一个人族俗世的权贵家,自小学习礼法,对各种事已经懵懵懂懂、一知半解。

这般孤男寡女的情形,且一个陌生男人不断靠近自己,这在蓝灵娥看来是不尊礼法的。

但如果是自己师兄,以后就是如同亲兄长一般的人,好像,也没什么……

“蓝师妹,我是你师兄李长寿。

现在我为你缓解软仙香的药力,如果你能听到的话,请不要把我当做变态,我是一个价值观很正的男人。

呃,在说什么梦话,她刚开始修行,哪里抵得住这药力。”

变态?价值观?

这些关于修仙的专用辞藻好难理解……

师兄不愧是炼气士!

蓝灵娥想努力做出回应,避免在师兄面前太过于失礼,但自己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只有心念在活动。

突然间,她感觉一张大手轻轻放在了自己额头,一缕缕清清凉凉的气息从额头汇入,瞬间流遍全身,让她感觉异常舒适。

师兄在为自己疗伤……

蓝灵娥心念不知为何有些杂乱,心思飘到了云端,迷迷蒙蒙又真真切切。

李长寿看着床上平躺的这个小姑娘,皱眉一阵思索。

虽然师父此前就说了很久想再收一个徒弟,自己也做足了心理准备,迎接小师妹或者小师弟的到来,但总归有几件事,他还是颇为在意的。

‘趁机查看下她魂魄吧。’

李长寿散出一缕清凉的气息,轻轻触碰着蓝灵娥的生灵本源之所在。

嗯,魂魄与身体完美融洽,没有丝毫违和感,应该没被夺舍。

资质似乎也不错,水与木的相性,就是不知道脾性如何。

小师妹这个年纪,性格应该已经成型了,希望不是那种到处惹祸的性子……

不过,看长相以后也可能是个美人,自古红颜多祸水,这可能是一个冲突爆发点,要尽力避开才行。

‘再检查下是不是藏着魔种之类的东西吧。’

嗯,这个也是很有必要的检查,虽然发生的概率很低,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微小的可能性,防患于未然总归是不差的。

与此同时……

诶?

感受着那只大手离开自己额头,开始在各处缓缓滑过,正昏睡的蓝灵娥,小脸也略微有些发红。

师、师兄……

这样是不是太……

那里不可以!

很快,李长寿点点头,经过他缜密的检查,小师妹应该不存在什么问题,没被夺舍,没被种魔,没有被下蛊、下咒,也确实是颗修仙的好苗子。

入门检查,正式通过!

接下来,就是关于开展对师妹的培训课程了,这个也要好好准备。

最好,师妹不是那种喜欢惹是生非的性子,这样自己沾上因果的概率,就能大概跟此时保持一致了……

李长寿坐在床边略微有些出神,随后便哑然失笑,低喃道:

“不过,大概也理解为什么上辈子有那么多萝莉控了。

这么可爱,谁顶得住?”

萝莉控?

可爱?

上辈子?

蓝灵娥虽然听不懂,但感觉师父果然没说错,师兄有些怪怪的。

可能是那些清凉气息发挥了作用,蓝灵娥周身力气恢复了一丝丝,忍不住想睁开眼,小嘴微微张开,发出了一声轻哼。

眼前从模糊变得明亮,蓝灵娥总算近距离见到了师兄,果然是一张棱角分明又越看越俊美的面庞,比自己母亲身边的那几位侍卫都要好看呢。

就是,此时这位师兄的表情,有些让人……提心吊胆……

师兄的眼神好吓人!

咕!

蓝灵娥吞了口口水,弱小无助又楚楚可怜。

就听床边端坐的这青年修士幽幽地问了句:“你刚才,都听到了?”

蓝灵娥顿时有些慌了,颤声回着:“没、没有……嗯……”

师兄怎么了?自己有哪里惹师兄生气了吗?师兄这种表情,是对她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师兄……”

床边的青年缓缓站起身,低头俯瞰着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目光有少许犹豫,但很快就用低沉的嗓音道:

“看着我。

刚才我说的这句话,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哦,好,”蓝灵娥小声应着,脸蛋红彤彤的,有些不知所措。

随后,她见自己师兄摇了摇头,慢慢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对着窗外一阵出神。

他叫李长寿,当年拜师时,也在自己的坚持下,道号保持了长寿二字;

跟蓝灵娥猜测的也差不了太多,李长寿就是想着自己能活的更长一些,最好能与天地同寿的那种。

此刻,李长寿在回忆着,自己刚才自言自语时透露出去的那些信息。

最大的破绽,应该就是‘上辈子’这三个字吧。

我去!

这一百多年千防万防,没想到竟然在新来的小师妹面前暴露了自己的秘密!也是把秘密藏在心底时间太长了,忍不住就开始自言自语!

扭头扫了眼在床上正试着坐起来的小姑娘,李长寿摸了摸下巴。

果然还是要杀人灭口吧,杀人灭口!

竹床上,已经费力坐起来的蓝灵娥,刚好瞄到了自家师兄那道幽冷的目光,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师兄?”

“刚才我说的话,绝对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嗯!灵娥记住了!”

“一定不要跟任何人提,包括师父在内!”

“好的师兄……”

“那好,先发个誓,用无上大道的名义!”

“呃?呃……”

斜斜的日光中,坐在床上的女童额头渐渐挂满黑线,在旁边技术指导的监督下,抬着小手,开始叙述那长达千字、考虑了各种情况和前提条件的……

大道誓言。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继续阅读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