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爱情

言情小说年下文推荐|散文名篇乡村爱情小说

LensNews

言情小说年下文推荐|散文名篇乡村爱情小说|有肉有情节的现代小说,都市赘婿当道小说免费阅读,所有已出版言情小说

强推的小说很撩的熬夜必看 - 老书虫看了N遍的小说,看了不后悔

临近三月,天气渐渐回暖,刘俊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满是嫂子火辣的身体。
嫂子本名叫张晓瑶,身高大概有个一米六左右,但是长的那是一个白,虽然说农村女人穿的比较保守,但是生活了这么些天了,隐约也能猜出来,那宽大的衣服下面,嫩滑细腻的肌肤,饱满如玉的肉体。
刘俊刚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感觉嫂子的身上,对于他来说有种近乎于毒药的吸引!
张晓瑶就住在隔壁,做了一年的寡妇,她应该也很想找个男人,去安慰她寂寞空虚的身体吧?
真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看见嫂子之后,总有一种看不够的感觉!
但是,这是他嫂子啊!
虽然哥哥去年出了车祸,留下张晓瑶成了寡妇,但毕竟是他嫂子,每次想到张晓瑶是他的亲嫂子,刘俊刚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他心里不畅快,身体也很不舒服,下面早就支起了高高的帐篷,可他又不想去找五指姑娘,就干脆翻身下床,到了后院里,点上了一根烟。
清凉的冷风吹来,刘俊刚打了个激灵,浑身那种火热感也消去了不少。
“嗯哼……”女人的娇哼打破了夜的寂静,刘俊刚立马支起了耳朵,寻找声音的来源。
他对这声音太熟悉了,岛国爱情片里不就是这种声音吗?
声音是从嫂子房间传来的,刘俊刚顿时有了精神,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却发现嫂子的房门竟然美观,隐隐约约传出一丝丝娇喘。
嫂子,这是在家里搞上了别的男人?
刘俊刚傻了,脑子乱成了浆糊,可很快就清醒过来。
不!不会的!嫂子不是那种人!
嫂子在家一直都是任劳任怨,脏活累活都是她一个人干,在村子里都是出了名的贤惠,又怎么回去做那种事呢?
她。绝对不会是那样的人!
为了说服自己,刘俊刚悄悄凑近了门缝,房间里没有开灯,但因为是大晴天,月亮格外的明亮,洒落在窗边嫂子的床上,照在了嫂子那丰腴白嫩的身子上。
明亮的月光下,嫂子光着身子,如牛奶般嫩白的肌肤闪烁着光泽,她右手在乳房上揉捏着,诱人的红唇略微张开,发出一声声娇嫩的喘息。
似是怕刘俊刚听到,所以她特意压低了声音,只不过这压抑中的刺激,却更加撩人。
刘俊刚看到这里,感觉自己的呼吸都粗重的几份,裤裆里的那个玩意儿,早就顶了起来!
扑通!扑通!
刘俊刚心跳的厉害,很想冲进房间,尽情的蹂躏那诱人的娇躯,可他又鼓不起勇气,只能在外面干看着着急。
“嗯…哼…”
床头,是对着门的。
刘俊刚此时清晰地看到,嫂子已经不满足这种状态,一只手向下面伸了出去!
那纤细的玉指,小心翼翼的在下面探寻着,终于,就像是找到了目标一样,缓缓地深入。
“嗯……”
身体上的满足,让嫂子情不自禁的呻吟,高昂而又美妙。
咕咚!
刘俊刚咽了一口唾沫,不由得口干舌燥,是啊,嫂子也是一个女人,而且还尝过那种事,现在将近一年都没有和男人弄过,有这种需求也是正常的。
他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里面。
只见嫂子的玉指开始在蜜洞之中缓缓地抽动着,嘴里不断传出娇嫩的喘息。
刘俊刚感觉自己的下面都快要爆炸了!恨不得一把冲上去,拉开嫂子的手,把自己那玩意儿填进去!
但是……
他不敢啊!
这,可是自己的嫂子!
嫂子的的玉指在蜜洞之中来回抽送,速度越来越快,刘俊刚隐约之间,都能听到轻轻的水渍声。
在月光的照耀下,那一撮黑色的草丛上,沾上了几滴晶莹了水珠!
刘俊刚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
嫂子,这是自己的嫂子!
他在脑子里不断地这么告诉自己,极力控制住自己的那种冲动!
“嗯……嗯……嗯哼!”
嫂子的叫声越来越大,娇嫩的身子也绷的很紧,平坦的小腹不断的上下起伏,而她的手指也加快了速度。
刘俊刚看的眼睛都红了,下面那根玩意儿,几乎都要撑破裤子了!
嫂子是老刘家的,反正哥哥已经去世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己如果想要,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花开浅夏 搜索 极品嫂子 继续阅读

前阵子有女大学生问我,做情妇应该注意什么?

我说,做情妇最忌讳贪心和张扬。

而这两点,她都犯了。

小姑娘刚入行,不懂事,仗着自己有一对蜜桃臀傍上了个高官,就贪心想上位。

结果被正室抓到缝住了下面,满身是血,大好前途就这么毁了。

情妇这行,多少女人在里面做着空手套白狼的富贵大梦,可能功成身退的又有几个?

瑶瑶算是我们圈儿里比较吃的开的,外号一口檀。

口上活儿厉害的很,什么男人到了她嘴下,那什么爱马仕、lv的通通跑不了。去年,命好傍了个行长,一年睡了三套房,打了六次胎,上个月是第六次。

然而,医生说她子宫壁太薄,再也做不了妈妈了,她下了手术台就崩溃了。

她说她还年轻,有了那么多钱,也已经打算回家做生意了,却再也做不成一个完整的女人。

这就是情妇的悲哀,偏偏又有无数的年轻貌美姑娘削尖了脑袋想挤进这圈子里来。

而我,跟他们一样,也是个情妇。

不过我背后的金主,是个走仕途的,所以在这层面我的身份要藏的更深,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靠台硬,叫我澜姐,但都不清楚我身后的人是谁。

大多数空闲的时候我也会约上几个圈子里的姐妹一起聚会逛街,但那些阔太太常去的上流场所,我却得尽量回避,要不然不小心和正房碰了面,难免会出点事儿。

本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我二十五岁生日趴上遇到的变故,把我后面的生活彻底打乱了。

那天我约了瑶瑶一群人过生日,就约在“燃情花都”,顾名思义,就是个找乐子的地方,这年头不止男人爱出来找,女人玩起来比男的都嗨,所以少爷这行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那天她们一人点了俩少爷,瑶瑶说,总被男人玩,现在有钱了也想体验玩男人的快感。

那些少爷也很有眼力劲,见我们开了几瓶路易十三,就一个个左一个姐右一个姐的叫着,指哪亲哪,殷勤的跟孙子似得。

碍于金主身份特殊,我没敢玩那么嗨,只叫了个少爷在一旁陪我喝酒,可没想到会这么背,难得放纵一次,就出事了。

包厢外面突然一阵慌乱,就听到有人喊了句,“条子来了!”

我到楼梯口一看,一群穿着警服的人正往我们这搜。

领队的那人我见过几面,是我金主手下的人叫陈勇,要被他撞到我玩鸭子捅金主那去,我的舒服日子也就到头了。

我暗骂了一句,转身就跑。

我跑上顶楼已经没地方去了,楼下他们动静闹的很大,眼看着已经有人带着队上来了,我心一横,直接冲进了里面最大的包厢。

里面灯光很暗,就连音乐都没有开,我怎么也想不到里面居然有人,还是个男人!

他背靠着墙,隔着包厢内很浓的烟味我都能闻到一股淡淡血腥,他如鹰的眸子紧紧凝视着我。

我直觉这个人不是善类,转身想溜的时候,一个冰冷的枪口抵在我后脑勺。

“别动!”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花开浅夏 搜索 罪爱 继续阅读

我正躺在床上睡觉,忽然隔壁的主卧里,传来不小的动静。

我立即起身光着脚,悄悄地打开房门,探出脑袋,竖着耳朵听了听。

不错,那声音确实是从主卧里传出来的。

开始是吱吱呀呀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晃动床板,后面是床头撞击着墙壁,发出的咚咚声。

我踮着脚尖走过去,把耳朵贴在门缝里听了听,只听哥哥喘着粗气,不停的发出嗷嗷的声音。

与此同时,嫂子也发出节奏感十分强的低吟声。

晕死!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一股丹田之气直往上涌,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而且身体变得异常的僵硬。

没一会儿,随着床头猛烈敲击着墙壁几下,房间里突然变得十分安静,感觉一颗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在门外的我,已经能够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完了?”里面忽然传来嫂子意犹未尽的询问声。

“嗯。”

“我说大虎,你究竟怎么回事?就这么三下五除二地了事,看来这辈子我们是不可能有孩子了!”

“小玉,你能不能别总是拿孩子说事,这样会给我增加心理负担的!”

“哈,这么说你没用还怪我咯?你可别怪我没警告你,你做不了爸,可别耽误我做妈,你要是还不把身体调理好,就别怪我给你戴绿帽子!”

说完,温如玉好像朝里面的卫生间走去,一会就传来沐浴的声音。

我赶紧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还心跳不已。

嫂子温如玉长得那么丰满性感,哥哥贾大虎斯斯文文的哪里是她的对手?除非是换成我……

想到这里,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也太狗血,太龌龊了。

虽然我跟贾大虎不是亲兄弟,只是同村同姓,往上数十八代,才有一个共同的祖上。

但是这么多年他对我一直很好,要不是他的帮助,我都考不上这所大学,而且现在让我住在他家。

他那个方面不行是他的事,再怎么,我也不能对他的老婆温如玉有那种想法呀!

我的耳旁,一直回荡着温如玉刚才的低吟声,脑海里,满满都是她性感丰满的身影。

虽然知道不应该,但我还是臆想着温如玉自已行动了起来。

没几下,我浑身一个激灵,一种爆发的感觉,让我全身放松。

由于这次太快,我都没有准备好卫生纸,直接弄了一短裤。

我赶紧起床换了条短裤,把弄脏的短裤放在床头,像是真的开了一次洋荤一样,舒舒服服,甜甜美美地倒在床上便呼呼大睡起来。

因为军训还没开始,我一直睡到八点,才被温如玉叫起来吃早点。

我起身低头一看,昨天晚上放在床头的那条短裤不见了。

我走到窗边一看,发现那条短裤已经被洗干净,正晾晒在阳台上的衣架上。

卧槽!

这下完了,我特么待会儿怎么面对温如玉呀?

贾大虎一大早就走了,温如玉却等着跟我一道吃早点。

我只顾低头吃着包子喝着牛奶,一下都不敢抬头看她。

“二虎,以后换下的衣服和裤子,别扔在房间,直接放到楼下卫生间的盥洗盆好了。”

我满脸涨得通红,无地自容的“嗯”了一声。

温如玉看到我这副样子,居然扑哧笑了一声。

“怎么,二虎,上高中的时候,你们老师没教过你们生理卫生吗?”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一脸愕然地抬眼看了她一下,赶紧又把头低下。

“看样子是没上过,那你知道女人每个月有例假吗?”

我一脸涨红的没有吭声。

“二虎,你现在也是大人了,男女生理上的事情,也应该懂一点,别像个小孩子似的,一听到那种事情就脸红。”

那得看是谁吧?

如果是我的小伙伴们倒也无所谓,问题是她,我不脸红才怪。

“其实就像女人的例假一样,男人的身体也需要一种排泄,有的是梦中排泄,有的是自己用手,我看你短裤上那么多,是自己用手弄的吧?”

虽然她已经进行了铺垫,说那种事情很正常,我还是有点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二虎,虽然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不过小撸怡情,大撸伤身,我现在都怀疑,你哥哥是不是年轻的时候撸多了,现在一上床就不行……”

“噗——”

我差点被牛奶给呛着,张嘴喷了一桌子。

“对不起!对不起!”

我尴尬的站起身来,正准备找抹布,温如玉却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抹布。

“二虎你看,就像这口奶,你喝的再多都不叫浪费,如果喷到桌子上,那可就太可惜了!”

我眨巴着眼睛看着她,一下没反应过来。

“傻呀?”温如玉嫣然一笑,“你那东西只要排在正确的地方,再多都不是浪费,可总是弄到裤子上,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了。”

狂汗!

听了这话,我全身上下立即僵硬起来。

我赶紧坐下,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吃着包子。

“小心,别噎着,来,喝我的奶吧!”

嗯?

我一下懵了,赶紧抬头看着她那小胸脯。

温如玉白了我一眼:“往哪里看呀,我又没生孩子,哪里来的奶?”

说完,她把手里的阳光酸奶往我面前一递。

我脸红的像猪肝一样,真恨不得一头碰到桌角上撞死得了。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女人夜莺般的声音:“温老师在家吗?”

那个声音很好听,甚至不用看长相,我就能断定她绝对是个网红般的美人坯子。

听到那个女人的喊声之后,我赶紧起身跑过去把大门打开。

卧槽,这女人长得太美了!

一头披肩的秀发飘逸柔顺,标准的瓜子脸,鼻梁尖细而挺拔,再配上烈焰般的红唇,就算不看她魔鬼般的身材,也完全秒杀任何一个我所见过的网红,绝对算得上是祸水级别的美人。

美女看到我也愣了一下,眨了两下眼睛,居然调侃了我一句:“小帅哥,我没找错门吧?”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花开浅夏 搜索 最爽新人生 继续阅读

茉黎今年24岁,身高一米六八,是一家私立学校的任课老师。

下班后,茉黎从拥挤的公交车上下来,步行来到家中,这套两居室的温馨小屋是他们夫妻刚刚贷款买下的婚房。

拿出钥匙开开门,茉黎发现卫生间亮着灯,还有哗哗水声,一定是丈夫在洗澡。

刚才挤公交车,自己身上出了好多汗,她也想好好洗一下,来到卧室,对着镜子开始宽衣。

“如果我进去跟他一起洗,他一定会冲动。”幻想着丈夫张开双臂,把自己紧紧抱住,她的脸微微红了,“或许,他等不到洗完澡,在卫生间就会要了自己。”

幻想着丈夫强有力的进入,茉黎绝色娇美的脸蛋晕红发烫,她把衣服退去。解开黑色的蕾丝胸罩后,她引已为傲的一对雪峰立刻失去约束弹出来,雪藕般的手臂、纤细的小蛮腰、高翘的美臀和修长雪白的大腿形成美妙的女体曲线。她一身晶莹剔透的冰肌雪肤闪烁着象牙般的洁白光晕,如同一朵渴求雨露的冰山雪莲,踩着轻盈的步伐走向卫生间。

轻轻推开卫生间的门,里面,丈夫背对着门正在冲洗,他那古铜色的强壮身躯让茉黎禁不住热血上涌,一步跨过来,从后面抱住他的腰,把自己柔软的雪峰紧紧贴在他的背脊上,那对硕大的肉弹因为挤压,不断地变换着形状。“老公我回来了。”

与此同时,茉黎玉手往下一滑,就握住了丈夫那男性的象征,她明显地感觉到,丈夫的那条大肉蟒在自己的手中一下子就坚硬起来。

“老公,你今天好厉害哦?”茉黎风情万千的双眼含羞半闭,玉手不断抚摸着丈夫的男性象征,它今天好威武,一定可以满足我,茉黎开始幻想这件强力武器进入自己身体的美景,不知不觉中桃源洞府中流出一股清凉甘泉,顺着雪白的玉腿向下流淌。

茉黎的手掌温柔的来回撸动肉蟒上面的包皮,手指尖在肉冠顶端的独眼上轻轻滑动,然后又延伸到大宝贝的中央和后部,最后将两颗核桃轻柔地揉\\捏。在她的玉手不断抚摸下,这条肉蟒变得更加雄壮。她的一双小手几乎都握不过来了。

突然,“茉黎,别……别摸了!”洗澡的男人语气惊慌,扭过头来阻止。

陶醉在幻想中的茉黎,听到声音不太对,吓得她赶紧睁开眼睛,天呐!自己抱住的男人竟然不是丈夫!而是丈夫的父亲,自己的公公——宋金明。

“怎么会这样?天呐,我都干了什么?”茉黎吓的赶紧丢开握在手里的粗大肉蟒,“爸爸,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满面羞红的茉黎更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宋金明其实早就慌了,儿子打电话把自己从老家叫来,到家后他安排自己先洗个澡,儿子去菜市场买菜。可是,卫生间的淋浴器他用不习惯,冷热水总是调不好水温,结果耽误了一个来小时的时间。

好容易把澡洗完了,没想到儿媳妇竟然闯进来,尤其,她还抱住自己后,握住了自己那十多年没有用过的男性武器。被儿媳妇那嫩滑的小手握住,宋金明一下子蒙圈了。直到儿媳妇夸他好厉害,宋金明才醒过味来,赶紧阻止儿媳妇。

可是,扭过头看到儿媳那美 丽的酮体,尤其那一双颤颤巍巍的沉甸甸雪峰,因为刚才的摩擦,那峰顶的樱桃已经发硬,宋金明连续吞了两口口水。

茉黎羞愧极了,看到公公在看自己,连忙用手捂住双峰,却掩不住一双玉腿中央那乌黑的森林,“爸爸,你别看。”

宋金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把眼睛闭上,“茉黎,对不起,我不看。”

茉黎有点生气,“爸爸,你来我们家,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宋阳呢?”茉黎慌着找衣服穿,可是她突然想起,自己是光着身子进来的,衣服都脱在卧室了。

正这时候,防盗门被打开,茉黎的丈夫宋阳提着两大包刚买回来的新鲜蔬菜鱼肉回来了。他看到沙发上放着的妻子的坤包,就猜到妻子回来了,就对着卫生间问:“茉黎,你今天回来的挺早啊?”

宋阳的这一声足以让茉黎魂飞天外,刚要跑回卧室找衣服穿的她,吓得颜色更变,赶紧把卫生间的门一把关死,吞吞吐吐说:“老公,你……今天怎么提前回家了。”

宋阳把买来的东西放进厨房,说:“我爸不是今天来咱家,我去车站接我爸了。”

宋阳又问:“我爸呢?我去菜市场前还安排他洗澡呢?”

茉黎转过身看看赤条条的公公,宋金明急的都要哭了,要是被儿子看见自己和儿媳妇这样子,儿子说不定会拿菜刀跟自己拼命啊。

茉黎冲他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说:“老公,我没看见你爸啊。是不是洗完了,去刘大爷家里下象棋了?”

宋阳想了一下说:“肯定又去刘大爷家里下象棋了。”

儿子买了新房子后,宋金明来小住过两次,认识了同一小区的刘大爷,刘大爷也喜欢下象棋,老婆一提醒,宋阳也以为爸爸洗完澡找刘大爷下象棋去了。

“老婆,我也想洗澡……”宋阳说着就朝卫生间走过来。

茉黎吓坏了,要是老公开门进来看到里面的情景,他会怎么想?千万不能让他进来,“老公,人家还没洗完呢。你先把买来的鱼肉收拾一下嘛。”

宋阳又把脚步停住,拍了一下脑袋说:“我爸最爱吃酸菜鱼,我只买了鱼,忘记买酸菜了。看我这记性。老婆,我这就回去买酸菜,你好好洗干净,等我们吃完晚饭,今天晚上你老公我一定要干翻你!”

宋阳说完,又穿上鞋下楼去买酸菜了,茉黎听到防盗门关上的声音,长舒一口气,扭头娇怒地看了一眼公公,宋金明惭愧地把头低下了。

茉黎赶紧跑回房间把衣服重新穿上,宋金明也穿好衣服低着头走出来,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他觉得,儿媳妇一定会把自己狠狠骂一顿,骂自己老不正经,哎!今天这事也太尴尬了。

不料,茉黎却面色温柔地说:“爸爸,今天这事你千万不要告诉宋阳,宋阳小心眼,他会误会我们俩的。”

宋金明红着脸说:“茉黎,刚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当时有点蒙圈……”

茉黎微微一笑说:“爸爸,不要紧,我不会怪你的,都怪我没看清楚就闯进去了,把你当成宋阳了,谁让你俩长得那样像呢。”

儿媳妇没有怪自己,宋金明心里挺感激,儿媳妇真是个好女人,不但体贴关心儿子,而是善解人意,温柔漂亮,我儿子真是有福气,娶了这么好的媳妇。

为了表示歉意,宋金明亲自下厨烧菜,宋金明的妻子十几年前生病死了,宋金明又当爹又当妈把儿子拉扯大,为了让儿子读大学,他省吃俭用供儿子,连续弦的心思都没有,村里人给他也说过老伴,可是对方要的彩礼太多了,宋金明舍不得。

宋阳很快回来了,看到爸爸在厨房烧菜,就责怪妻子说:“茉黎,爸爸刚来咱家,还没休息。你就让他下厨?”

宋金明赶紧说:“是我自愿的,难道你小子嫌我做的饭菜不合适?”

茉黎夸赞说:“爸爸厨艺好,我们大家都喜欢吃。”

一家人团团圆圆吃了晚饭,宋阳就缠着妻子要亲热,茉黎娇羞地说:“老公,再等一会儿嘛。我先去洗个澡。”

宋阳诧异地说:“你不是刚洗过?”

茉黎说:“人家又出汗了嘛,老公,你等我。”

宋阳只好耐心等待,很快,茉黎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她换了一件浅色睡衣,裙子外面露出的肌肤象牙肌肤般白润柔嫩,玲珑剔透的身材无限美好,胸前领口露出深深的乳沟和白润的乳峰,令人心动旌摇,尤其她身上那芬芳馥郁的熟|女体香传过来,宋阳心都醉了,下身胀得硬硬的,几乎快把裤子顶破了。

宋阳情不自禁地把妻子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右手抚摸着她浑圆丰润的臀|部,胸膛也紧贴住妻子尖挺而有弹性的圣女峰上,感觉柔软而弹性十足,宋阳心神俱醉,双手趁势钻入睡衣,里面没有戴胸罩,宋阳大手握住那对丰满的雪峰,轻轻揉摸起来。

如您喜欢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花开浅夏 搜索 在水一方 继续阅读

强推故事:夫妻二人双双出轨,原因竟都是为了经营好家庭

这是一本看点十足的男频爽文,王建章是一个有着偷窥癖的猥琐老房东,自从隔壁的那对小夫妻搬进去之后王建章每日都在默默的关注他们,直到有一天,小媳妇赵秀云自己送上了门。

“真带劲啊!”

老王满脸通红地背靠在墙上,看着手机屏幕上那奋战的男女,听着隔壁传来的女人尖叫声,兴奋的浑身发烫。

他没想到自己装的针孔摄像头,这么快就有了用武之地。

隔壁这两口子中午刚搬过来,大晚上的就开战了。

老王刚过五十,老婆早年间出车祸死了,就给他留下一双年纪还小的儿女,因为担心找个继母让儿女受委屈,他也就没有找个老伴,可时间一长,现在儿女长大成人上班了,他也被拖成了一条老光棍。

他这个年纪再想找个女人又生怕街坊邻居说闲话,儿女还在外地上班,一个人守着一套房子孤单寂寞冷,索性就把隔壁的主卧租给一对来城里打工带孩子的夫妇。

可没人知道,老王这老光棍有偷窥癖!

所以在将这间屋子租出去前,他专门在主卧的衣柜顶部,安装了一个隐蔽性很高的针孔摄像头。

看到手机屏幕上那热血沸腾的画面,老王浑身难受的要命,不仅面红耳赤,就连心跳也变得越发的快,扶着墙壁的一只手忍不住朝小腹那滑了下去。

“老公,你怎么又不行了……”

可正当老王想要用手排解下那股火气,突然看到屏幕上剧烈抖动的两具身体一顿,那叫王大虎的黑汉子就瘫趴在了他那媳妇的身上,接着一阵女人夹杂着喘息的埋怨声就传了过来。

什么!她男人竟然是个快枪手?

一想到这五大三粗的黑汉子竟然是个快枪手,白长那么高的个头中看不中用,老王这老光棍顿时一阵唏嘘,看着自己身下那斗志昂扬的地方,一脸的得意。

想当年他老婆在的时候,每次都将她杀的丢盔卸甲,含泪求饶。

唏嘘的同时,一想到那黑汉子的媳妇,老王心头反而突然火热了起来,她男人虽然长得不咋地,可那女人却长得前凸后翘,特别是那双如水的眸子,妩媚动人。

而且那女人刚生过孩子,浑身透着一股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

只不过在这手机屏幕上,那漂亮的女人一直被他老公压在下面,老王这老光棍也就只能瞧见她那若隐若现的部分风景,望洋兴叹。

越想老王心头就越发的火热,恨不得立刻冲到隔壁,一脚把那没用的玩意踹开,帮帮这可怜的女人,让她真正当一回幸福的女人。

“睡觉!没用的玩意!”

就在老王这老光棍浮想联翩的时候,屏幕中画面突然黑了。

“老婆,你小声点,房东还在隔壁,再来一次,我行的,你相信我!”关灯之后,在那女人的埋怨中,那黑汉子显然脸上也挂不住了,低声央求道。

“怕什么,那老头都五十多岁了,他这个年纪的老人这个点恐怕早就睡死了,那就再相信你一次,我这难受的要命,赶紧的。”

很快隔壁再次响起了床板嘎吱的声音和男人的喘息声,不过这时候老王一边听着一边心中暗自嘀咕,这贱人,竟然说老子不行!

这一晚上老王在床上辗转反侧,满脑子都在琢磨怎么把隔壁那寂寞的女人睡了。

可没成想,机会会那么凑巧!

如您喜欢此小说请关注公众号:花开浅夏 搜素小说 香邻 继续阅读

言情小说排行,都市爽文,都市小说推荐,风水小说推荐,盗墓小说推荐

(0)

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mysugoo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